网站标志
全站搜索
  • 全站搜索:
自定内容
文章搜索
 
新闻搜索
文章正文
期货界的四大天王:东邪、西毒、南帝、北丐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8-06-06 22:49:40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期货界的四大天王:东邪、西毒、南帝、北丐

  东邪——葛卫东

  绰号:“葛老大

  职位:上海混沌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

葛卫东

  经历:2000年进入期市,两次爆仓后迅速崛起。2005年,成立上海混沌投资有限公司。华尔街称之“东条英机”,一度因挑战规则而被罚,目前资产据说已达120亿。

  “东邪”者,正中还有三分邪,邪中还有七分正。“葛老大”的个性正是如此,不拘泥于规则,游戏江湖,这从他的微博名可见一斑——“混沌不是混混沌沌”,戏谑中藏玄机,彰显了他独具一格的个性特征。

  另一件令投资者印象深刻的事件,是2012年其违反美国棉花、大豆期货合约头寸限制被罚事件。业内人士认为,这次事件从侧面反映了两个事实:一是其行事大胆,敢于挑战规则,也能挺身承担后果;二是国外市场投资以及国内外市场跨市套利是其一大投资风格。

  “和其他私募机构不同,葛的混沌投资一大特色是海外的资源背景。据个人了解,他们和海外机构合作成立驻点,专门从事信息收集,通过投行、现货商可以先于国内其他投资者获得一些信息,作为交易参考。”某位知情人士透露。

  在人才培养上,混沌投资也是与众不同。据相关人士透露,一般投资机构的研究团队和交易团队是分离的,而混沌投资实施的是投研一体化,分析师既做研究也实盘操作,这对研究员的成长是十分有益。

  “他们的体制,我认为在期货界中是最好的,培养了许多研究能力和交易能力都十分突出的投资专家,有一些实力强的人才甚至走出去自己成立私募。所以,混沌投资有期货界的"黄埔军校"之称。”

  从投资层面来看,公开资料显示混沌投资的投资理念是稳定持续获利,“稳健是投资的第一原则,风控先于投资”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“混沌投资是基本面分析派,做波段交易,没有现货来进行套保的。但他们的风控做的比较好,有两层风控。”

  公开资料显示,自2000年从事投资以来,其个人一直保持良好的投资业绩,7年平均年化投资收益率在50%以上;自而混沌投资公司自2005年成立以来,平均年化投资收益接近120%。“我们辗转了解到,葛总的为人很不错,人缘很好,有一些朋友因为购买了他们的产品,资产从百万级别上升至千万级别。”上述知情人士称。

  西狂——林广茂

  绰号:浓汤野人

  职位:天津易孚泽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

林广茂

  经历:1981年生。2002年,北京物资学院期货专业毕业,担任中纺操盘手职业投资人。早期也有爆仓输光经历,直至2008年才稳定盈利。

  2010年棉花大牛市中,投入600万元做多棉花期货,持仓3万手,从浮亏60%到顶部平仓,资金翻220倍至13亿元。

  2011年,反手做空棉花期货,费时9个半月,2万吨空单赚7亿元,一战成名。年底,成立天津淡水静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,发布“淡水静湍1号”私募基金产品,备战A股

  2012年,做多棉花期货,遭遇资金围剿,认亏出局,亏损约7亿元。是年为其“期转股”投资元年。

  2013年,A股成为投资重心,前三季度连续登上冠豪高新(4.14 +0.98%,买入)前十大流通股东榜,截至三季报,持股4554万股。

  相较“林广茂”这个名字,“浓汤野人”的网名似乎更为投资者所熟知。他本人如此解释:“浓汤”是希望我和所有有缘的朋友分享和交流的思想、体验都能既美味又有营养,最主要的是不费牙,力求简易;“野人”源自“质胜文则野,文胜质则史,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”,儒家对君子要求之高,(我)不想也做不到君子,但是最少要求自己做个质朴的野人。

  和年逾不惑之年的叶庆均等人相比,作为80后新生代期货大佬,林广茂多了些年轻人的狂放和张扬,“西狂”之名由此而来。他的操作手法大胆、激进,曾在公开场合坦言,“账户浮亏60%对我而言是一种常态,我的风格是满仓加仓交易,所以我做好归零的心理准备。就好比一个人第一次坐过山车会吓得大喊大叫,但如果天天坐,坐十年,还会害怕吗?那时坐在过山车上都能睡着了,我就是这样。”

  “抄底逃顶”是市场投资者最为渴求却不可及的,但林广茂却成功吃到了全段行情,捕捉到了棉花期货价格2010年从16600元/吨涨至33690元/吨,2011年又从34000元/吨跌到19880元/吨的牛熊过程,“吃到全段”也成为他最为自豪的经历。他本人也意气风发地在博客上公开了操作思路,甚至公开了其持仓和成本,并以“完美收官”定性自己的这场成名之战。

  经此一役后,市场对其的关注度与日俱增。但与此同时,人性中自负的弊端也悄悄在他心中滋生。2012年,他做多棉花,并公然“晒单”,且在与反手做空的“东邪”葛卫东的口水战中放言“棉花以后会上涨,但赚钱的仍旧是我”,是时的年少轻狂可见一斑。但对手看清了其底牌,使他在操作上十分被动,因而导致了2012年上半年其在棉花期货上的失利。

  林广茂总结,关于2012年棉花的失利,原因是过度自信之后信心膨胀的必然结果。“一把做多、一次做空,短短一年多时间,从600万做到20多亿,一下就感觉自己无所不能了,信心膨胀到了想协助政府去完成点雄图伟业的地步。”

  这次失利,也让他清醒了很多:“用一个大的代价,换取一个自我认识和修炼的升华,很值得!”一位曾接触过林广茂的期货界人士表示,目前的林和以前相比,低调了许多,话不多,并且对佛学兴趣浓厚,给人的感觉是心非常宁静。不过,从冠豪高新的凌厉走势来看,似乎当年意气犹在,投资风格依然未变。可见“西狂”犹在,只是锋芒敛。

  南帝——叶庆均

  绰号:叶大户、中国的索罗斯

  职位:敦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

叶庆均

  经历:1969年生,宁波人。上世纪90年代即涉足期货,多次大赚亦多次爆仓,一度绝望有跳楼之念。

  2003年,抵押房产,重仓押豆,资产自10万增至500万,完成原始资本积累,此后又捕捉了铜、橡胶牛市,据传至2007年底资产已增厚至以亿元计。

  2009年7月4日,成立宁波敦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,为敦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前身。

  2010年,抓住棉花疯涨行情,是年个人资产据传已达数十亿,扬名期市,奠定大佬地位。

  2011年,棉花期货下跌时错误继续做多,损失12亿元,暂败于“浓汤野人”林广茂之下。

  2012年,集结资金使用消耗战、偷袭战等战术围剿“浓汤野人”,惨胜。同年,抓住豆粕牛市,是年资产据传已达百亿元。

  青葱的太极坛、飘落的红枫、静谧的亭台,流动的水墨画……敦和资产管理公司官网处处透露出宁静淡泊之态,没有连篇累牍的公司介绍,没有流水账式的业绩展示,投资团队的细节更是只字未提。对于“敦和”二字,也仅有简明的“敦仁颐和”四字解读,低调得让人难以和百亿资产的期市大鳄挂上关联。

  “叶总为人确实很低调,我们上次几个人前去拜访他,个个西装革履,郑重其事。没想到他本人却是衣着朴素,跟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,完全看不出来站在你面前的,就是在期市上呼风唤雨的叶大户。”一位曾亲自拜访过叶庆均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,浙系资金有个圈子,不时会有聚会交流,叶在其中地位尊崇,举手投足均可引起资金抱团跟风,足以形成一股可撼动市场的力量,称之“南帝”可谓名副其实,所以怎么低调都不过分。

  另一位知情人士透露,敦和资管投资范围广阔,大宗商品、股票、股权、外汇债券等均有涉及,投资手法十分灵活。“他们曾经跨股市和期市套利。据我了解,10月15日中午,浙江省卫生厅通报新增1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。当天下午,他们就在A股上做多医药股,同时在期市做空豆粕,权重上A股占比多一些,豆粕上少一些。”

  中国证券报记者翻看10月15日医药股行情,果然,当日有多只股票强势涨停,其中早盘低位震荡的东宝生物(5.01 -1.18%,买入),更是在午后明显拉升至涨停板,此后3个交易日,该股震荡上涨了7%左右便呈下跌态势。而期市中,当日早盘,豆粕当时的主力1401合约表现较为抗跌,午后则突然放量跳水,全日跌幅为0.63%。“他们是短线快速进出,豆粕当日平仓,医药股也很快就撤离了,收益颇丰。”

  据该人士透露,敦和资管最近主要在做证券投资,期货上有团队在操作,但投入的资金量并不大,主要原因在于目前期市波动率不大,回报率不高,但风险却高于股市。

  “据我了解,敦和的研究是非常深入而且细致的,光是大豆产量一项研究,他们就有独立的团队在做。如果说叶大户早期的成功很大程度缘于他个人的洞见和判断,那么他后期成功的关键则是不遗余力地挖掘顶级人才。”

  永安期货是叶大户的大本营,同时也是早期“敦和”的人才输送大本营,尤其是农产品(6.51 -0.91%,买入)研究团队,市场传言其麾下有五虎将,其中“张将”、“俞将”均来自永安期货。而随着投资范围的扩大,人才的挖掘范围也不再拘泥于期货、股票,债券人才也被纳入其中,如原中金公司固定收益研究组带头人徐小庆被敦和资管聘请,担任公司宏观策略总监一职。

  “目前叶总的身份主要是集团董事长,投资具体事宜主要由团队打理。他本人有事没事打打太极、蒸蒸桑拿,很少再直接涉及交易层面的细节。”上述人士称。

  北丐——傅海棠

  绰号:“农民哲学家”

傅海棠

  经历:1967年生于山东。农民出身,曾养过六年猪,种过棉花、大蒜等。2000年进入期市,煎熬十年。2009年至2012年,把握住了棉花、豆粕等品种牛市行情,资产从5万累增至1.2亿。2016年,期货市场由熊转牛,资产增至10亿。

  也许在资金的积累上,傅海棠与其他三者相差较大,但他是真正从种蒜养猪的农民摇身变为期市传奇的第一人。当无数农民兄弟依然懵懂不觉,甚至无数知识分子亦不知期市为何物之时,他已先知先觉,进入到这个既是“财富绞肉机”,也是“富豪养成地”的生死场。

  期市对于他而言是个修行场,既是外在的投资能力的修行,也是内在的品性的修行,甘于清苦,坚韧达观,正是“北丐”风范。“我生在农村、长在农村,从小到大没少吃过苦。但让我吃苦最多的、最大的,还是期货市场。那种在来来回回行情中的煎熬,那种隔夜反向跳空的痛苦,那种把生活费都亏掉之后的无助,那种看对行情赚不到钱的自责,那种刚一平仓行情就启动的遗憾,那种看到别人赚钱自己却赚不到钱的郁闷,那种固然坚守却依然惨淡的悲凉……痛苦是持久的,但我始终没有被期货的"苦"击垮,我一直坚守,并坚信自己能成功。”傅海棠回顾往昔时感慨。

  近十年的煎熬终于在2009年迎来完美结局,傅海棠在一次和朋友亲家的聊天中得知,当地棉花种植面积减产严重,这引起了他对棉花行情的关注,此后经过实地调研、综合分析,他判断棉花必涨,并在13000元/吨的低价介入,几经波折,顺利乘上了棉花大涨的顺风车,于29600元/吨的高位平仓出来,资金增长到了1.2亿元。

  “天道”是傅海棠的朴素投资思想,“天道就是市场,市场有自己的运行规律,必须顺从天,才能得势。洞悉市场运行规律,财富将滚滚而来。”

  与其他三位不同,傅海棠并没有注册公司或者代客理财的打算,坚持使用自有资金进行交易。“许多合作伙伴、投资公司找过我,都被我一一婉拒了。我之所以坚持使用自有资金进行交易,是因为我的投资波动率起伏较大,客户可能难以接受。拿着别人的资金只准赚不准亏,如果亏了客户的钱,我于心不安,这对于个人精神压力是很大的。”

  虽然做期货赚了很多钱,自己也会一直做下去,但在傅海棠看来,做期货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情,风险也非常高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,他也劝诫将他作为榜样的投资者最好别做。他指着自己的头发对记者说,我就比我弟大两岁,你看我的头发比他少好多。

  傅海棠对记者表示,自己将继续在期货市场上打拼,直到做不动了为止,但他不愿意子女再在期市上受这种精神煎熬。“本着对后代负责的原则,我"走"之前一定要立遗嘱,子子孙孙宁可做乞丐也不可进入股票和期货市场。”

  (文章来自网络)